尹丽静:正确理解我国社会长期稳定奇迹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指出:“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我们党领导人民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奇迹和社会长期稳定奇迹,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那么新中国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从哪里来?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如何继续?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每一历史时代主要的生产方式与交换方式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所赖以确立的基础,并且只有从这一基础出发,历史才能得到说明。”新中国社会长期稳定奇迹的答案,也蕴藏在具体的历史进程之中。

新中国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从哪里来

纵观人类社会发展历史,社会长期稳定主要取决于两个要素:第一个要素是社会需要的现实满足程度,第二个要素是社会需要满足的未来预期程度。这两个要素相互作用,没有现实需要的不断满足,再美好的未来预期也无法带来长期稳定;另一方面,现实需要的短暂满足,但未来预期太差,也无法带来长期稳定。

俄国十月革命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由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在资本主义道路之外,探索了一条现代化的社会主义之路。但在整个国家的国力不断增强的同时,苏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现实需求却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而对未来的预期也很低,这两个因素相互作用带来的消极影响可以说是致命的。苏东剧变最终宣告通往现代化的“苏联模式”失败,这不是社会主义的失败,而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一种探索的失败。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怎样治理社会主义社会这样全新的社会,在以往的世界社会主义中没有解决得很好。”这也证明,社会主义的真理性不会自然而然地在实践中转化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治理能力,人民现实的物质文化需要、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得不到满足的社会,注定是无法保持长期稳定的。

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形态,必须通过科学的制度建设,必须在满足人民的现实和未来需求方面体现出相对于之前社会形态、尤其是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显著优越性,充分显现优异的治理效能,才能得到真正实现。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中国共产党开始探索满足人民现实需要和未来美好生活需要的社会主义制度建设问题。1956年底,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完成,我国初步建立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之后,又通过不断探索,经历不断改革,坚持、完善和形成包括国家根本制度、基本制度和重要制度等制度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这一制度体系始终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紧紧依靠人民,始终贯彻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考虑群众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以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奋斗目标”初心使命要求,人民的现实物质文化需求不断得到满足,人民对未来美好生活的预期也得到了制度性设计和保障,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奇迹。这一奇迹是相对于其他社会形态的奇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应有之义和应有之治,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应有之举。

当代中国社会伟大变革和长期稳定的伟大奇迹,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70多年来构建形成的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包括社会治理体系和中国共产党卓越治理能力是新中国社会长期稳定奇迹的根源。

新中国社会长期稳定奇迹的继续

1993年,邓小平同志说:“过去我们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 2013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讲话时指出:“我国社会主义还处在初级阶段,我们还面临很多没有弄清楚的问题和待解的难题,对许多重大问题的认识和处理都还处在不断深化的过程之中。”这表明,党和国家领导人一直关注新中国国家治理所创造的奇迹能不能继续的这一重大问题,自然也包括社会长期稳定的问题。

与此相对应,自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对中国前景及命运的预测、评判的杂音、噪音就一直不断:“中国崩溃论”的论调让人怀疑中国社会的前景;“中等收入陷阱”等观点让人怀疑中国治理社会的能力;“资本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让人怀疑中国社会稳定的实质。面对以上思潮,有的人要停止改革开放,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以逃避改革中出现的影响社会稳定的长期课题;有的人要放弃社会主义,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以逃避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建设中出现的时代难题。这些问题复杂交错,影响在什么时候都不可低估。因此,新中国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到底能不能继续就成为新时代迫切需要回答的又一个问题。

新中国70年创造的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已经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尤其是社会治理体系具有显著的优势,并已经转化成为治理效能。因此,要依据时代的发展,对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以及各种具体制度进行坚持和完善。所谓坚持,就是坚持根本制度、基本制度和重要制度的内在本质规定性,确保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充分发挥效能;所谓完善,就是对基于内在本质规定性基础之上的各种具体实现形式进行建设。依据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质量互变规律,质变巩固了原来量变的成果并为新的量变开辟道路,在新质变基础上又开始一个新的量变过程。优秀的实现形式有利于内在质变的坚持,也兼顾了质变过程中量的积累。因此,社会稳定奇迹的持续不是自然而然就会得到实现,而是需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进行坚持和完善。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以实现保持社会稳定的重大任务,并提出了“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的建设目标,并就完善正确处理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有效机制、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健全公共安全体制机制、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等进行了专门部署。可以判定,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尤其是社会治理体制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将为中国社会长期稳定奇迹的继续提供根本的制度和能力保证,伴随着制度优势不断转化为治理效能,社会稳定奇迹将成为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展现。

来源:《社会主义论坛》2020年第3期

尹丽静   中共云南省委党校(云南行政学院)

(审核:朱锐勋)

(编辑:任成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