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华 申 珅:保山市工贸园区建设的“园中园”模式

当前,云南产业园区发展势头明显加快,但也面临同质化竞争、特色不明显、单打独斗,以及县级园区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市场服务、产业服务配套不足等问题。近年来,保山市通过探索“园中园”模式,闯出了一条工业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路子,2016—2018年,规模以上工业和GDP年均增速分别达13.43%和10.53%。

 

保山市“园中园”模式的特点

打破行政区划界限。创造性地提出在保山工业园区中设县(市、区)园区,由各县(市、区)与保山工贸园区共建共享“园中园”,高标准规划“一区五园六大产业”:保山工贸园区规划大数据和轻纺产业,隆阳园规划电子信息产业,龙陵园规划硅精深加工产业,施甸园规划装备制造产业,昌宁园规划生物资源加工产业,腾冲园规划机电产业。聚合市级、5县(市、区)、园区力量解决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市场服务、产业服务等配套不足问题,降低配套成本、提高承载能力、延伸产业链条。解决县级园区同质化问题,形成错位发展、合作共建共享、聚集发展,产生了“1+5>6”的聚集效应。

政策保障。先后出台一系列政策,明确合作模式、效益分配、招商引资、项目审批、安全管理、资金保障等“园中园”建设发展所涉及的各种政策。一是实施期限。各县(市、区)对“园中园”的管理权属50年不变。二是用地合作模式。“园中园”建设坚持“统一征地、统一总体规划和产业规划、统一入园标准”,所涉及的项目建设用地、占补平衡指标由各县(市、区)自行解决。土地征收、房屋拆迁的补偿标准按隆阳区相关规定执行,征地拆迁费和征转报批经费由各县(市、区)承担。三是基础共建。“园中园”外围基础设施建设由保山工贸园区承担,内部基础设施建设由县(市、区)政府自行承担。四是效益分配。入驻“园中园”的企业所产生的税费收入和政府性基金收入(教育费附加、排污费、污水处理费除外)归各县(市、区)政府。各县(市、区)招商引资企业如因一个园一个主导产业的规划限制需入驻别的“园中园”时,招商方和接收方按5∶5分享其税收所得。五是统计模式。“园中园”的产值、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等经济指标由各县(市、区)分别统计。六是资金保障。为支持“园中园”尽快启动建设,保山市从市级产业发展基金中给每个“园中园”安排2亿元资本金进行融资贷款。市级重点产业发展基金优先安排“园中园”项目使用。鼓励各县(市、区)政府积极采取项目融资、风险投资、信用担保、PPP、EPC、BOT、发行债券和商业信贷合作等融资形式,引导园区多元化投入,加速园区基础设施建设。

实施六项招商政策。实施“51+49”混合所有制股权方式和“10+3”PPP融资方式,逐步提升投融资能力;对单项总投资在50亿元以上的大项目好项目,承接地因规划、资金等因素难以承接的,以市级为平台,由5县(市、区)及园区采取“1+5”共建共享发展机制建设,破解单项总投资50亿元以上的大项目好项目落地难的问题;实施“5+8”标准厂房租购政策;实施“30+37”电价优惠,新材料产业按照0.30元/千瓦时、信息产业按照0.33元/千瓦时、轻纺产业按照0.37元/千瓦时实行电价优惠,用电量达到一定规模的企业可以单独定价。实施“5+5”购房扶持等优惠政策。

构建“一线两园”的内外发展平台。发挥保山和缅甸曼德勒、密支那在中缅经济走廊、面向南亚东南亚陆上经济带两大重要节点的作用,谋划构建保山到缅甸曼德勒、密支那之间的“一线两园”。把保山工贸园区“园中园”、腾冲边合区“园中园”作为境内产业集聚的重要载体和平台,把曼德勒缪达经贸合作区、密支那经济开发区作为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点。通过境内、境外两个园区建设,形成“两园联动”的良好局面。

 

保山市探索“园中园”模式取得的经验

改革创新增活力。保山市推进落实全面深化改革,跳出条条框框的限制,打破县县建园区的常规思维定式,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创造性地提出“园中园”模式,高标准规划,探索园区的差异化竞争和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的共建共享、聚集发展,深化财税、投融资体制改革,取得了明显成效。

高位推动是前提。中共保山市委、市政府成立以市委书记和市长任组长,常务副市长、隆阳区委书记任副组长,相关职能部门主要领导为成员的“园中园”共建工作领导小组,市委书记担任“园中园”建设督导人,高位推动“园中园”建设。保山工贸园区和5个县(市、区)分别成立“园中园”建设领导机构,县(市、区)党政“一把手”高度重视,主抓“园中园”各项建设工作。

营商环境作保障。保山市把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作为优化营商环境的突破口,坚持以上率下,围绕重点工作、重大项目的服务,由市领导挂钩负责“4个重大发展项目”,制定和实施对县级“园中园”考核评价办法,按周、月、季度进行督促落实。市委主要领导挂钩和政协主席负责督查“园中园”建设,各县级“园中园”建设排名的动态变化由有关媒体公开。把专项整治作为优化营商环境的抓手,纪检部门加强日常监督,每年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专项整治,促进全市党员干部将更多的精力用于谋改革优服务促跨越,激发出“跨越发展争创一流,比学赶超奋勇争先”的精气神。抓“放管服”改革,市级行政审批事项从286项压缩至116项,制定和实施《保山市开展为民办事“一次办结”试点工作实施方案》《保山市“多证合一”改革方案》等提升行政效率措施,开通“12310”“放管服”改革专线投诉电话,公布“最多跑一次”事项清单,企业、群众办事实施“最多跑一次”和“一次办结”。目前,75个市级事项、100个县级事项“一次办结”率都达了100%。2017-2018年,保山市连续两年在全省营商环境评估中综合得分排名第一。

 

保山市“园中园”建设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水电硅材一体化发展亟须政策扶持。中共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做好当前经济工作,要推动以制造业为重点的产业集群发展,坚持“两型三化”产业发展方向,聚焦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八大重点产业发展,深化全力打造世界一流“三张牌”内涵。保山的低电价和硅矿使其在硅产业发展方面具备资源和产业链优势,硅基产业已形成规模效应,亟须政策扶持,将保山“园中园”打造成为全省水电硅材一体化示范区之一。目前,省级已相继出台了《实施优价满发推动水电铝材一体化发展专项用电方案》等专项政策,但尚未出台水电硅材一体化发展专项用电方案。同时,保山积极招商引入隆基股份11GW单晶硅棒项目,并给予该企业0.25元/度的电价优惠政策,对优惠电价的补贴压力越来越大。

项目审批权限较小,程序复杂。虽然园区已获得一定的审批权限授权,但园区在云南投资项目审批监管系统中没有平台,无法通过本级监管平台进行项目审批及事中事后监管,一些简单事项园区管委会都无权限办理。

部分税收扶持政策到期后不再执行,进一步加剧了园区建设的资金困难。根据有关政策“自2012年起,5年内省级工业园区内新增税收,依照现行财政体制规定应上缴省级财政部分,留给工业园区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定,2017年开始不再执行,税收返还减少,进一步加剧了园区建设的资金困难,而目前保山“园中园”基础设施投入大、融资难。

现有用地指标难以满足建设需求。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入园项目,园区开发建设都需要大量的建设用地,受土地利用规划调整、建设用地指标较少等因素的影响,一些项目建设未能按期推进。

 

几点建议

保山“园中园”的做法值得在全省园区建设中大力推广。保山深入贯彻落实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两型三化”的产业发展方向,聚焦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八大重点产业发展,深化打造世界一流“三张牌”内涵,园区建设摒弃县县建园区、配套不足的老路,高标准规划“园中园”,聚合市、县、园区力量提升配套能力、强化招商引资,为基础薄弱地区推动工业高质量跨越式发展作出了示范。

支持“一线两园”建设。建议国家和省级层面加大对“一线两园”建设的支持力度,把握中缅两国政府签署《关于共建中缅经济走廊的谅解备忘录》的历史机遇。作为省内第一个在缅甸建设园区的州(市),保山要加强向省委、省政府汇报、与缅方沟通交流,积极争取中缅经济走廊联合委员会在政策、资金、项目等方面的支持,全面提升“五通”水平,力争早日建设猴桥—密支那—曼德勒的高速公路和铁路,有序推进曼德勒缪达经贸合作区、密支那经济开发区园区基础设施、标准厂房、配套设施等建设,为企业入园创造良好条件。

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将保山“园中园”打造成为全省水电硅材一体化示范区之一。加快建设硅工业研究中心等技术研发平台,支持保山市相关企业在硅材冶炼、精深加工等方面加大研发投入。建议省级尽快出台水电硅材一体化发展专项用电方案,在电价方面与水电铝享受相同政策;对水电硅材一体化发展单独制定出台电价优惠政策。

精减审批程序。建议省级给予保山“园中园”更大的项目审批权限,进一步加快园区在线审批平台建设,力争实现园区投资项目线上运行。全面落实“一站式办公”“一条龙服务”和首问负责、限时办结、责任追究等规章制度,对企业入园、项目落地、要件报批等提供全程跟踪服务,切实为投资者提供零距离、零障碍服务,最大限度地减少项目建设成本。

对建设用地指标进行单列。2018年,保山工贸园区已被列为全省重点打造的10个千亿级园区之一,同时,保山“园中园”正努力打造全省招商引资示范区,园区基础设施及入园项目用地需求较大,建议在省级范围对包括保山工贸园区、“园中园”在内的省级重点园区建设用地指标进行单列。

文章转自《社会主义论坛》2019年第10期

赵晓华  中共云南省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教授

申   珅  中共云南省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教师

(编辑:任成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