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丽云南 >> 绿色锌都——怒江兰坪 >> 正文

“三江”之门兰坪——“三江并流”之门

“三江并流“之门——兰坪

 

 “三江并流”是孤寂的,因为她在历史的长河中静静地流淌了6500万年,只有地球的感受,没有人类的关爱;“三江并流”是幸运的,因为她终于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而倍受呵护。兰坪是有幸的,因为她是“三江并流”的大门,拥有同样的关爱。

兰坪是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并江流”的重要门户,被誉为“三江之门”。作为“三江并流”的大门,兰坪地处“三江并流”山脉走向的天然垭口,从这个垭口进入三江腹地,可以全天候直通“三江之魂”梅里雪山;作为大门,兰坪是唯一连通三条大江的交通枢纽,成为“三江并流”四通八达的交通驿站;作为大门,兰坪是“三江并流”地质独特性、生物多样性和民族文化多元性的起始地带,拥有“三江并流”的景色和品质。进入“大门”您能领略“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的深宫殿堂。

 兰坪是进入“三江并流”区域的天然垭口

 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条大江被高黎贡山、怒山、云岭三大山脉挤压在一起,构成了横断山脉呈南北走向,打断了一个板块的状态,切断了东西交通。山脉高耸、峡谷深切成为这个区域的总体特征。如何进入这个区域?这是开发保护和进入“三江并流”区域旅游观光的重要问题。这个区域的山脉和河流如木梳般由北向南而去,高黎贡山、怒山、云岭和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江并流”是一个割不断而有不相统属的整体,而兰坪正是三江结伴而行或者分手惜别时选择进入这个区域最合适的大门。在喜马拉雅山上横断山脉交界的地方,三江开始结伴而行,要在那里寻找进入“三江并流”的大门是不可能的。那么,只有从三江分别的地方选择大门。在金沙江告别怒江、澜沧江折东而去的位置,老君山山脉斜插到澜沧江和金沙江之间,把金沙江逼走,在它的南麓劈出了一道进入“三江并流”区域的天然垭口,兰坪犹如镶嵌在垭口上的一个驿站,驿站穿连着南北东西,成为进入“三江并流”区域的天然之门。兰坪境内老君山南麓和雪帮山之间形成一个狭长的坝子,历史上称为兰州坝,从剑川马登、上兰到兰坪通甸、下甸,南北延伸60多里。在横断山纵谷区、高山峡谷的“三江并流”地区,兰州坝是最为难得的坝子。1956年后坝子的一半隶属大理白族自治州剑川县,另一半属兰坪县,尽管只是一半,但已经是怒江州1.47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中最大的坝子,被誉为怒江第一坝。从通甸开始,坝子中有从后娘山分水岭流下的通甸河贯流其中,通甸河是“三江并流”区域唯一逆向北流的河,全长81.4公里,流经通甸、河西两个乡镇,在兰坪的最北端与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县交界处注入澜沧江。因为通甸河逆向北流,与云岭北高南低的走向相反,河谷不断深切,两面高山甚是伟岸,犹如沧江峡谷。和通甸河同时发源于后娘山的沘江河,则是顺势南流,到云龙境内的功果桥附近流入澜沧江。通甸河北流,沘江河南行,澜沧江穿过兰坪境内,正好把兰坪县的主体部分分割成一块两头尖,中间厚的山体,这条山脉如一块碧玉,当地人称它为玉屏山。玉屏山的北端和老君山山脉的西北端形如进入“三江之门”后的两条长廊,护拥着进入“三江并流”腹地的通道。坝子的延伸,通甸河北行,天生地就般地敞开进入“三江并流”腹地的大门。兰州坝东北面的老君山和西南面的雪帮山,犹如“三江并流”大门的卫士,守望着进入“三江并流”的过往客人。

 兰坪是全天候通往梅里雪山的唯一门户

 作为大门,兰坪是全天候进入“三江并流”到达梅里雪山的唯一通道。梅里雪山不仅是藏族的神山,也是全世界关注的神秘之山,是“三江并流”区域最富挑战性的亮点,被誉为“生命中最神圣最美丽的地方”。为了亲眼目睹、亲身体验这坐神山,人们曾付出过生命的代价,可以说梅里雪山是“三江并流”的灵魂,也是滇西北最醒目抢眼的旅游品牌。因此,如何便利、安全地到达神山之脚是开发“三江并流”旅游的关键。目前到达梅里雪山的唯一通道是滇藏214国道,这条路必须翻越白马雪山丫口(海拔4292m),一年只有半年通。如果从兰平进入“三江并流”,选择滇藏公路复线维(西)兰(坪)的线路,以大理为起点经洱源—剑川—兰坪—维西(沿澜沧江东岸)—德钦—梅里雪山,这条路最高海拔不超过2700m,不翻雪山,不跨大江大河,一年四季可以到达梅里雪山。这条路线的兰坪至德钦段,自古以来就是著名的“银(盐)马古道”。历史上兰坪盛产银、盐而享誉滇、川、藏,这两种东西是藏族居民喜爱和不可缺少的生活品。当时的古道,从兰坪进入维西、中甸、德钦、沿澜沧江江朔江而上,把兰坪富隆厂(中排)、翅龙厂(石登)的银和拉井、老姆井(金顶)、高轩井(河西)的盐,由马帮源源不断地运往藏区。沧江沿岸的古道从拉井、石登、中排到维西的维登(原属兰坪),另一条从拉井翻越玉屏山到金顶,再从通甸、河西沿通甸河进入维西。两条路汇集在维西境内。沿澜沧江的路是从维登北进到白济汛、康普、叶枝、巴迪、燕门,最终到达德钦,还可以延伸直通西藏昌都。兰坪北进的“银(盐)马古道”始终是兰坪连接藏区的重要通道,进入维西后还可以分路到塔城、中甸、丽江。这是一条不受气候、季节、山川、河流的影响和阻隔、全天候到达梅里雪山的路。兰坪也自然成为通道的唯一门户。目前,维西境内到德钦的澜沧江东岸已通公路(土路),兰坪到维西三级油路正在施工,年内可以修通,维西经攀天阁到白济汛抵德钦已通公路,只需要提高路面等级,就可以畅通无阻地到达梅里雪山。兰坪无可替代地成为达到“三江之魂”秘境的大门。

 兰坪是连通三条大江唯一的交通枢纽

 目前进入“三江并流”区域的通道无外乎三条。一是大理—鹤庆—丽江—中甸德钦,全程563公里。这条路我们暂且把它称为进入“三江并流”的东路,这条通道要两次跨过金沙江(虎跳峡和伏龙桥),翻越三座大雪山(哈巴雪山、玉龙雪山、白马雪山),而且这条路除邓川经鹤庆到丽江段外,基本上是滇藏214国道,作为旅游线路,这条线路犹如放风筝,或着一去不返直通西藏,或者沿路返回大理再从六库进入怒江大峡谷;二是大理—洱源—剑川—石鼓—维西—攀天阁—白济汛—德钦,全程599公里,这条路是进入“三江并流”的小路,从这条路走同样要翻越坪栗地坪雪山丫口(4000m),加之这条路千转百回,绕道太多,因此,维西的出口已经选择了维(西)兰(坪)路,缩短80多公里;三是大理—永平—六库—福贡—贡山,全程472公里。这是进入“三江并流”区域的西路,是一条断头的线路,必须返回大理再到丽江,进入金沙江和澜沧江流域。这三条路应该都能进入“三江并流”区域观光旅游,但都不是一条连通三江的线路。“三江并流”并非是一组平面的单元,而是一组立体的单元,既是“三江并流”,也是高黎贡山、怒山、云岭“三山并走”,是一组相对独立、相互阻隔封闭、“鸡犬相闻而老死不相往来”的区域。每一条推向市场的游路都要考虑和研究客源市场的方向、旅游成本、安全系数和景点景观的串连,以及道路交通的快捷便利等问题,尤其在“三江并流”这样十分特殊的环境中开辟旅游线路,必须十分慎重、十分负责。如何安全、通达、便利、经济地进入三江并流腹地,上述的大理—洱源—剑川—兰坪—维西—德钦,是一条理想的路线,这条路全程560公里,比东路近30公里,比中路近66公里。从旅游通达性的角度,大理到兰坪后分路,北上维西—德钦,东北接丽江,西进怒江大峡谷,南下云龙—永平—保山,可以全方位进入“三江并流”区域。“三江并流”南北纵横,山河阻隔,却在兰坪形成北上、南下、东连、西进的交通网络,在“三江并流”区域4个地州8个县(兰坪、泸水、福贡、贡山、德钦、香格里拉、维西、丽江)中,只有兰坪是唯一串连三条大江的县份。目前滇藏214国道邓川段即将动土扩建,剑(川)兰(坪)公路已在两年前修通油路;作为滇藏公路复线的维(西)兰(坪)已经破土动工;丽(江)兰(坪)路近期将修通通甸至罗古箐的油路,罗古箐经大羊场、黎明的土路早已修通,黎明到丽江的油路也已经铺好。西进怒江的六(库)兰(坪)路通县油路工程全线完工;黄(连铺)金(顶)路兰坪—云龙—永平—保山的部分路段也铺通了油路。在2003年内兰坪东南西北的道路全面开通,兰坪事实上已成为进入“三江并流”区域的交通枢纽,兰坪也自然是汇集各方来客进入“三江并流”的大门。

兰坪至德钦是“三江并流”的中轴线

 兰坪是这条中轴线的唯一起点。

兰坪北延到德钦的直线地处滇西构造褶带的中甸—剑川断裂和北澜沧江断裂带之间以及中甸—大理地震带之外,这是一条特殊的地质构造带,也是一条地质安全地带,是进入“三江并流”地区最理想的线路,这条线路是“三江并流”的中轴线,沿澜沧江而上,两边可以开通若干条旅游环线。

目前还没有理想的线路,从以往进入“三江并流”地区的情况看,或者绕道太多,或者充满危险。

2000年香港《民报周刊》以《攀过文化的险境》为题,组织了“寻找香格里拉”旅游团,就是在“三江并流”地区反复出进东路和西路,他们的旅游线路是:丽江、中甸、德钦,然后原路返回丽江,又从丽江经剑川到大理,到大理后经永平到六库、福贡、贡山、丙中洛,又原路返回到保山,再从保山启程回昆明,全程3070多公里。1981年横断山脉“三江并流”科考队,进入“三江并流”地区,由于翻越雪山,渡过大江,加之路途险峻,气候多变,地形复杂等原因,有3位科考队员为这次科考献身。2002年4月和6月,综合科考队和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派遣小组走的线路是从昆明出发到大理经保山到六库、福贡、贡山,再从贡山翻越怒山,渡过澜沧江到德钦、中甸、塔城、丽江返回大理,全日程28天。这些探寻之路、科考之路,很难成为普通游客的旅游路线,其中所要具备的科考条件和旅游成本,以及潜伏的危险不言而喻。横断山脉是世界独有的平行岭谷,兰坪—维西—德钦中轴线,与三江平行,又是穿过三江中线的路线,也正好经过目前划定的“三江并流风景区”。这条中轴线路沿河谷进入“三江并流”区域,有利于开发和保护“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也为各个层次旅游者提供广阔的选择空间。澜沧江在怒江和金沙江的护拥下进入兰坪,沿澜沧江而上兰坪至德钦的轴线可以使旅游环线覆盖整个“三江并流”区域,在这条轴线上可以形成6条旅游环线。即轴东北三条环线和轴西南三条环线:第一条是兰坪罗古箐、大羊场、黎明、石鼓、丽江、剑川返回大理;第二条是兰坪、维西、塔城、中甸、丽江返回大理;第三条是兰坪、维西、德钦(梅里雪山)、中甸、丽江返回大理;第四条是兰坪、六库、保山、大理;第五条是兰坪、碧罗雪山(老窝山)、福贡、六库、大理;第六条是兰坪、维西、康普、叶枝、碧罗雪山、贡山、福贡、六库、大理。6条旅游环线在这条中轴线上,把整个“三江并流”覆盖起来,并供旅游自由选择。兰坪既扮演大门的角色,又承担中轴线的启程站。

 兰坪是“三江并流”地区地质独特性的集中点

 兰坪具有特殊的地质变迁史和独有的地质结构。印支运动后,云南全部成为陆地时,兰坪还是内陆湖盆。到白垩纪时期,兰坪湖盆不断蒸发缩小,沉积了大量盐类矿床和芒硝、石膏、铜等各种矿产。因此,兰坪是滇西成矿带的起始地,是“三江并流”地区地质独特性的集中点。也许是6500万年前那场大碰撞,“三江并流”的地质矿藏被巨大的冲击力量堆积到“三江之门”,一座金顶凤凰山不过3.8平方公里的方寸之地,却蕴藏着世界六分之一的铅矿,三分之一的锌矿,还有众多的铜、锶、盐、汞、锑、硫、铁、石膏、云母、叶腊石、冰洲石、水晶石和已经开发500多年的金、银矿产等等。兰坪的山冈藏着古老的心脏,沧海桑田、大陆漂移、板块碰撞和造山运动,火山、冰川的变换,在“三江之门”兰坪保留了地球历史的许多重要内容。

“三江并流”是世界地质公园,拥有从大地演化的蛇绿岩、枕状溶岩、古生化至第四世纪的地质岩属记录,到内造山带变质变形的冰川雪峰、溶洞河流、喀斯特地貌、丹霞地貌等地貌景观,是北半球除沙漠、海洋景观之外汇集雪山、冰川、峡谷急流、高山草甸、高山湖泊等各类自然景观的特殊地带。兰坪是澜沧江上游和下游的分段线(营盘),也是“三江并流”区域丹霞地貌的起始地带,同时,兰坪是中生代红色碎屑岩、泥质岩组成的向斜构造斜轴富水带,“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特殊的地质结构,独特区位,使兰坪拥有“三江并流”区域的主要景观。境内拥有“三江并流”大主体景观之一的碧罗雪山高山湖泊群(老窝山景区)和“云岭省级自然保护区”、老君山罗古箐省级风景名胜区、“三江并流”最南端的高山草甸(大羊场)、富和山原始森林自然风景区,澜沧江峡谷峰丛风景区等,在“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中占有较大的份额,构成“三江之门”独特的生态旅游景观群落,成为云南生态旅游的突出亮点。

 兰坪是“三江并流”生物多样性的缩影

 “三江并流”的魅力,还在于生物多样性,要领略热带、亚热带、温带、寒带的植物群落,在地平线上需要从赤道到极地,“三江并流”区域植物垂直分布几乎囊括了从赤道到极地的大部分植物类型。由于“三江并流”地区高山峡谷,立体气候回旋,虽然经历五次冰期,但许多植物继续生存,而且促进了生态环境制约下向更加高级和复杂化发展。地质原因使“三江并流”地区拥有北半球绝大多数的生物群落类型,成为北半球生物生态环境的缩影。这里集中了北半球北亚热带、暖温带、温带、寒带的多种气候类型和多样性生物群落,是地区最直观的体温表和珍稀濒危动植物的避难所,在这仅占中国0.4%的国土面积里高等植物总数和动物总数就占全国的20%和25%。兰坪山形地貌、气候特征、生物环境、植被状态等代表着“三江并流”的特点,境内满目葱翠,生机盎然,穿着绿色盛装的澜沧江河谷,青草茵茵的大羊场,绿色浸透的罗古箐,古根铺垫的富和山“银马驿道”,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全县森林覆盖率达68.4%,植物种类繁多,其中被国家列为珍奇、稀有的濒危树种光叶拱桐、红豆杉、榧木、贡山三尖杉、水青树、澜沧江黄杉等有25种;兰坪是“兰花之坪”、“三江并流”区域的幽兰在这里集中,杜鹃花科在这里怒放,花卉植物资源十分丰富,仅兰科花卉就有118种,杜鹃花科107种,报春花26种,木兰科11种,菌类30多种,有160多种名贵药材。还有珍禽异兽125种,其中滇金丝猴等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4种,二级保护动物14种,国家一级二级保护鸟类18种。良好的生态环境不仅为众多野生动物物种提供了自由的生存空间,还是濒危动植物的避难所,被誉为天然的生物多样性种园和原始物种基因库。在这一特殊的层面上,充分展现了“三江并流”生物多样性的风采。

 兰坪是“三江并流”民族文化多元性和原生性的典型区域

 生态环境的原生状态,也意味着民族传统文化原生处境。横断山不仅切断了东西的交通,也切断了文化的交流,在大山的褶皱里封存着古老而独特的民族文化。“三江并流”区域内浓缩着异彩纷呈的民族文化。“三江并流”区域集中了川滇藏民族走廊的各民族文化,这里生活着藏族、傈僳族、怒族、独龙族,彝族、白族(白族及其支系拉玛、勒墨)、普米族、纳西族等14个少数民族,其中大多数少数民族文化还处在原生状态。由于社会经济发展滞后,交通阻隔,受外来文化的影响较少,各少数民族文化体现出多元性和原生性。兰坪是全国唯一的白族普米族自治县,也是唯一以普米族命名的民族自治地方,全国一半以上的普米族聚居在这里。兰坪是中国西南川、滇、藏民族文化走廊的汇结点,在她的怀抱中孕育了游牧与农耕相结合的山地农耕文化,形成独特的山岳生态文化圈,圈内的文化主流体现着“三江并流”多元化和原生性的文化特质,包含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历史记录。典型的普米游牧文化和白族文化在这里交汇,形成这个地区特有的文化现象。普米族好酒喜歌的天性,白族深沉持重的风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传统的普米文化聚集在这里,白族支系拉玛人的古老文化和傈僳族传统原生文化完整地封存在这里,形成独特的民风民俗、异彩纷呈的民族服饰、多姿多彩的民族歌舞乐曲的文化区域。各民族文化互相影响,汇集成高亢悠扬的西部之声,央视12频道开通后不久,兰坪的歌乐形象占了一大半的片头,这是一个特殊的文化区域,代表着“三江”自北方草原、高原雪域向南方流来碰撞的声音。

[来源:中共兰坪县委宣传部]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