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的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和现实逻辑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中华文化根基、深得人民拥护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是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巨大优越性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是能够持续推动拥有近十四亿人口大国进步和发展、确保拥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进而实现伟大复兴的制度和治理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是有充分自信理由和充足自信底气的。这种高度的制度自信,源于中国制度的深厚历史传承和文化底蕴,源于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显著优势和科学社会主义的真理诉求,更源于马克思主义扎根中国大地的中国化进程中社会主义制度的丰富实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的历史逻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国家选择什么样的治理体系,是由这个国家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决定的,是由这个国家的人民决定的。”我国今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不是一座突然就搬来的制度“飞来峰”,是在我国历史传承、文化传统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长期发展、渐进改进、内生性演化的结果,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根植于中华文化的沃土,有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厚滋养。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只有扎根本国土壤、汲取充沛养分的制度,才最可靠、也最管用”。一方面,中国选择马克思主义不是偶然的,而是由特定的历史条件决定的。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它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的条件包括文化条件成功融合的历史结果。在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之初,马克思主义这一为无产阶级和大多数劳苦大众谋解放的理论同中国儒家传统所追求的“大同理想”,形成了一种天然的内在契合性和亲和性。同时,马克思主义也能够契合并满足中国人民挽救民族危亡的紧迫需要。也正因此,马克思主义才能够在中国的先知先觉者中深入人心,进而也成为中国选择马克思主义的深邃文化背景和重要价值诉求。另一方面,中华民族在几千年的历史演进中所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明,形成的关于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的丰富思想,也赋予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形成和发展,经历了从社会主义学说到社会主义制度,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进而不断成熟完善的三个历史阶段。这些制度成果是党和人民长期奋斗、接力探索,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鸦片战争以后,建立什么样的国家制度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和无数仁人志士苦苦探索的命题。而在救亡图存的反复尝试中,最终选择选择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致力于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新国家。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经过20多年的曲折探索,结束了近代中国四分五裂、民不聊生的黑暗历史,实现了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艰辛探索中,在党的领导下,发生于中央苏区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的两次局部执政尝试,创造的诸如工农兵代表大会制度、人民委员会和中央执行委员会制度、“三三制”原则、党的一元化领导制度、法律制度、巡视制度、监督制度、财政审计制度等等,为新中国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型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积累了宝贵经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继续探索解决这个问题。逐步确立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创造性建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完善了国家政权的组织体系,开创性地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型国家制度,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制度基础。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也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历史新起点。我们党在总结社会主义建设历史经验、汲取中华民族治国理政的伟大智慧、借鉴世界文明先进成果的基础上,以全新的视野来认识和解决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问题,鲜明提出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命题,进而带领人民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中,进一步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命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理论、文化拓展和丰富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内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也在不断的实践探索中发展完善,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提供了坚实制度保障。

党的十八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紧紧围绕“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主题,通过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明显提高,开启了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成熟和定型的下半场实践。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13个显著优势,正是中国共产党人接续实践历史经验的系统总结。这13个显著优势,涵盖政治、经济、文化、民生、军事、外交等多个领域,深刻揭示了国家制度运行的内在逻辑;这13个显著优势,是社会主义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和发展实践经验的系统总结,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系统概括,是我们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理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基本依据,为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提供了有力制度支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有力制度保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的理论逻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作为党和人民90多年奋斗、创造的重大成就,是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和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在中国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体现着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坚持与发展。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不能简单地运用现成的国家机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必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机构来代替统治阶级的国家机器。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在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之后,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确立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一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这些基本政治制度,在探索和实践中建立起来了保证亿万人民当家作主的全新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从而实现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制度基础,也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创新提供了重要前提。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中,又进一步把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理论和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突破马克思主义国家结构学说,创造性的提出了“一国两制”,这一带有某些复合性特征的单一制国家形式的崭新的国家结构模式。同时,我们党又继续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同改革开放的实践结合起来,创造性的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分配制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体现着中国共产党人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坚持和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人即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根据时代条件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把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同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实践逻辑相结合,我们才能既不走讲话封闭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走出了一条,既不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也不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版,既不是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的,把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同本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原版。

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坚持,集中体现在我们党始终坚持以人民问中心的鲜明导向。以人民为中心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所坚持的价值诉求和鲜明立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为人民所共享的原则,其制度逻辑本质上是有利于保证和巩固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有利于保证和实现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证了我国民主政治的人民立场。人民民主的政治道路、民主集中制的政治制度、协商民主的政治过程和人民监督的政治评价,彰显了政治制度体系的人民主体地位。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确保了经济为人民服务的社会主义方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的现实逻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不是自诩自封的,不是囿于中国的制度视野,而是从比较优势和世界意义的全球视野,从与资本主义制度的比较视野下彰显出来的。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基于唯物史观和对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深入分析,揭示资本主义必然会被更高更优越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所代替。但现实中的社会主义制度都是建立在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因此,与资本主义国家相比,如何体现社会主义制度超越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也一直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必须直面和破解的重大历史难题。而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我们党领导人民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奇迹和社会长期稳定奇迹,不断彰显着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巨大优势。

从纵向的时间脉络看,社会主义在发展速度上的优越性初步显现并日益扩展。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中国是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之一,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同。毛泽东同志曾感慨地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而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我们党领导人民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奇迹和社会长期稳定奇迹。201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比1952年增长了175倍,年均增长8.1%;以1978年为界,40年来,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由3679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82.7万亿元,年均实际增长9.5%。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生产总值的比重由1978年的1.8%上升到15.2%;多年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现在我国有220多种工业产品产量居世界第一,主要农产品产量跃居世界前列;我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商品消费第二大国、外贸流入第二大国,外汇储备连续多年居世界第一。我们仅仅用七十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大发展历程,中国奇迹、中国速度,正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在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民族复兴的伟大实践中获得了令人信服的证明。

从横向的国家对比看,社会主义制度越来越彰显超越资本主义的显著优势。近年来,在西方国家,贫富差距悬殊、社会治理失灵、党派纷争不断、保护主义滋生、民粹主义盛行、恐怖主义猖獗等,都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的制度危机、价值危机。而与西方暴露种种制度危机相比,中国这边“风景独好”。70年来,我们党带领人民通过接力探索,不断发展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特色治理体系,不断提升运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治理体系有效治理国家的能力,不仅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现代化道路,也形成了一套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制度体系,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独特优势。比如,中国共产党集中统一领导的优势,坚持全国一盘棋,调动各方面积极性,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不断改善民生、增进人民福祉,走共同富裕的优势等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可以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可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确保效率和公平的统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制度可以不断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巩固全体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中国特色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治理制度可以全面保障和改善民生,保持社会稳定,维护国家安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制度可以有效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建设美丽中国。正如习近平指出的:“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我们的制度必将越来越成熟,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必将进一步显现,我们的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我国发展道路对世界的影响必将越来越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也为世界上其他国家尤其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全新的现代化发展模式和制度建设的全新选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成熟定型越来越彰显超越资本主义的显著优势。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我们党立志于中华民族千秋伟业,不仅要保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稳定性和延续性,而且要不断增强其发展性和创新性,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为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长盛不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牢靠而持久的制度保证。”但是,与实现这个伟大目标相比,我们现有的制度和制度体系还有“短板”“弱项”。与实现这个伟大目标相比,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形势复杂多变,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各方面任务之繁重前所未有,我们面临的风险挑战之严峻前所未有。这就是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的“坚持和巩固什么”和“坚持和发展什么”所要解决的问题。对此,我们必须按照十九届四中全会的部署,继续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运用制度威力应对风险挑战,运用制度优势支撑民族复兴。

王浩 省委党校(云南行政学院)党建教研部讲师

来源:云南网

(审核:朱锐勋)

(编辑:任成斗)